阴影中的人

文 / 黄岭贝

1

    我从黑暗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冰冷而又潮湿的水泥地上,地上突起的石子硌得我生疼。我慢慢地从地上直起身来,看着不远处的垃圾桶,那玩意儿散发的恶臭一阵阵地侵袭着我的大脑,我却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走过去,开始在里面翻找着,翻找一些可以让我度过今天的东西。
    一块吃了一半的面包,一瓶喝了一小口的矿泉水,我拿着今天获得的战利品,慢慢地缩回那个属于我的黑暗角落,开始细细地咀嚼起这块面包。我很慢很慢地吃,因为这样可以让我获得更大的满足感和饱腹感,也可以帮助我来打发我那些多得不知道该怎么花的时间。
    然而半个面包终究只有那么多,我咽下最后一口碎屑,喝了一小口矿泉水,仰面躺下,高楼笼罩下来的阴影打在我身上,让我微微有些发寒。我究竟是何时开始变成这个样子的呢?我这样问自己。

2

    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注定闪耀,也有些人注定要成为那漫漫沙漠中的一颗沙砾,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而我,很不幸,从出生到现在,一直扮演的都是那一颗沙砾,随着风四处飘飞,任由别人摆布。
    任何气候都有其规律性,风也是一样,我顺着潮流从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再到最后找工作,这样一步步走来,一直兢兢业业地扮演着自己沙砾的角色。
    在一家公司干了几年,从一开始的小职工,变成了现在的老职工,我的职位一直都没变过,身边的人来了又走,我却一直留在原地。我想,我大概是已经成了那埋在地底的一粒沙了吧,连随着风迷住别人眼睛的机会都没有了。
    公司里人很多,但我这个老职工却从来没有引起过别人注意,大家每天行色匆匆,无论干什么都是匆匆。公司里有不少闪耀的星星,也有不少沙砾,沙砾注定了是围绕着星星转的,沙砾之间则只有相互聚集起来才能感受到彼此的存在。而我又偏不愿这样,久而久之,似乎所有人都遗忘了我的存在,直到有一天……
    公司每个季度都要交一次工作日志,那天我敲开老板的门,老板正埋头做他的工作。我把日志放在他桌上,他依然低着自己的头,都没有抬头看我一眼,我清了清嗓子,叫了一声“老板”。
    没有回音。
    我有些生气,于是走到他背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这下他有了反应,他转过头,看着我,却不是在看我。他的眼神透过我,落在我身后的窗玻璃上,那迷惑的眼神永远刻在了我的脑海中,让我后背一阵阵发凉,同时也无数次出现在我夜晚的噩梦中,化身为我在漫漫黑暗中永远无法逃离的那一双目光。接着,他转头看了看自己的肩膀,喃喃自语道:“奇怪,我刚才明明感觉到有人在拍我呀!”
    我一路逃一般跑出了办公大楼,跑到一半时将一个装饰瓷器碰倒在地,瓷器碎了一地。大家都向这边看过来,却没有一个人的目光是聚焦在我身上的……
    那一刻,我感受到,我已经消失在了这些人的世界中。

3

    失去了工作以后,我无所事事地在外面晃着,心中还在为刚刚的事情害怕着。这时我突然看见不远处有个老太太正颤巍巍地准备过马路,我心中突然有了个想法。我快步走上前,说道:“老人家,我扶您过马路吧。”说完便托起她的胳膊,将她扶到了马路对面。老太太笑着转过头说:“孩子,谢谢你了。咦?人呢?”
    老人的年纪已经不小了,但那双眼睛却格外明亮,那双眼睛中反射的明晃晃的世界让我心慌,我连忙快步跑开了。
    那明亮的世界中,我没找到自己的身影。
    跑开之后,我心中依然存着一丝侥幸,万一那个老太太真的是眼神不好呢?万一……哪怕只有那么一点可能也好,心中这么想着,我走进一家面馆,喊老板过来,却半天没人回应。我心中一阵闷烦,更多的却是惊恐,我猛地把面前的桌子一把掀起来,桌子上的筷子、纸巾撒了一地,一瓶醋掉在地上炸开,“砰”的一声如春雷一般震荡着我的心。
    老板急急忙忙地跑过来,对着这一地的狼藉大发脾气,大声地质问是谁做的,食客们面面相觑,却没一个人吱声。老板站在我的面前唾沫横飞着,他那饱含着夏天燥热的骂喊声却渐渐地在离我远去……我感觉自己身体里的力气在一丝一丝地被抽去,我慢慢地跪倒在他的面前,周遭的声音如潮水一般渐渐从我耳边退去。我使劲地用手按着那一地的玻璃,鲜血从指缝间淌出,现在只有这掌间的剧痛在告诉我——我还活着。终于,我忍不住匍匐在地上,用满是鲜血和玻璃的手捂住自己的脸,像出生的婴儿一般号啕大哭。
    几个月过去后,我渐渐地适应了自己的新生活,适应了这个没有我的新世界。每天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漫无目的地晃荡着,饿了渴了就在街边的商店里随便拿点东西,困了就找个人少的地方躺下睡觉。这样的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渐渐地我都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自己是谁,甚至就算还在大口地嚼着面包,也不清楚自己是否真的还活着……
    直到那一天,我碰见了那个小男孩。

4

    那天,我和以前一样,坐在小巷的阴影中发呆。突然,不知怎的,我感觉到一道炙热的目光。我缓缓地睁开眼睛,看见一个小男孩正盯着我,小男孩拉了拉他身前的女人的衣角,指着我说:“妈妈,那个人好可怜啊。”她的母亲向我的方向看了一眼,对男孩说:“瞎说什么,那里哪有人,快走快走。”说罢便拉着他要快步离开。
    小男孩那一句话,如一盆当头而下的凉水浇在我头上,将浑浑噩噩的我一下淋醒。我连滚带爬地凑上去,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能看见我?”
    小男孩将身体向他的母亲那边缩了缩,然后别过头,和他的母亲快步离开了。
    我愣了愣,竟一时没有勇气追上去。我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的脏衣裤已经看不清原有的颜色了,满脸胡子拉碴的,身上还散发着一股腐烂的气味。我这才意识到,我自己这身形象已经把孩子吓到了。
    那之后,我似乎找到了新的目标,看到了人生的希望。我在那条巷子里第二次等到了那个小男孩和他的妈妈,我偷偷跟踪他们找到了男孩的家,然后我每天守在他们家附近,摸清楚了小男孩的所有行动路线,甚至连他的爱好习惯都差不多弄清楚了。当我觉得一切都差不多的时候,我去洗了个澡,将胡子剃了,又把自己重新打扮了一下。
    我要去见他,我只能去见他。
    我这样告诉自己。
    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整个人都焕然一新了,可小男孩还是很快认出了我。那时他正一个人在游乐场里玩,玩累了以后找了一把长椅坐下,我走过去坐在了他的身边,他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
    我主动开口道:“你能看得见我?”他又看了我一眼,没有回答,却说道:“你是那时候的那个叔叔吧?”
    我愣了一下,点点头,说道:“别人都看不见我,却偏偏只有你能看见,为什么?”
    他沉默了一小会儿,说:“我不知道,但是那天回去之后我妈骂了我一顿。”
    我们俩沉默了很长时间,我叹了一口气,准备离开,因为我实在不知道我能和这个孩子说些什么。这时,他突然叫住我,“你能陪我玩游戏吗?没有人愿意陪我玩。”
    我们成了朋友。
    那之后,每天我都会陪他去游乐园玩。陪他坐滑滑梯,聊天,一起大笑大叫。有时,周围的人会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但他不在意,我也不在意。
    我开始决定去找一点事情做,而不仅仅是无所事事地四处晃悠。我又重新回到了原来我工作的公司,我的位置上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灰,但似乎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这件事,我的存在已经被人们彻底遗忘了。
    我擦干净自己的桌椅,重新打开电脑,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来往匆匆的职工,老板办公室里传来的怒喊,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绿茶香。
    我重新投入了工作,说是工作,也没有做什么实质性的东西,每天上班来浏览一下新闻,看看电影,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我真正想做的,只是坐在这里,坐在公司这个只属于我的位置上。
    我现在感觉,我又重新拥有了这个世界。

5

    小男孩和我的事情被他的妈妈发现了。
    也难怪,无论是我对于他,还是他对于我,所造成的影响都太大了。作为母亲,很容易就会发现孩子的变化,再加上周围经常传来的一些流言蜚语,小男孩的妈妈把他带到了医院的精神科,又拉着他体检了一次,检查得知没有任何问题才放下心来。接下来她又把男孩好好地教训了一顿,才带着他回家。
    这之后,我们俩收敛了很多,但依然经常待在一起,只是外人已经看不出男孩的异样了。
    我曾以为,我们可以永远这样下去,我会慢慢地找到自我,男孩会慢慢长大成人。
    很快,小男孩上了初中,学习任务日渐繁重,所以来找我玩的时间越来越少,但我对此很是理解,毕竟,学习为重嘛。
    之后,小男孩又上了高中,因为学习压力太大,他选择了住校读书,这样他就有更多的时间来学习。我们见面的时间逐渐被压缩到了暑假和寒假的几天。
    从他上初中开始我们就已经不再玩游戏了,只是两个人坐在长椅上,感受季节的变化和时间的流动。我们就这么坐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我坐在他身边,内心不自觉地就被幸福包裹着,感觉他就像我的孩子,我就这么看着他一点一点地成长。
    而他上了高中以后,我们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我能明显地感觉到他身上的压抑,他也逐渐变得不爱和我讲话,甚至聊天时都隐隐地透着一丝不耐。我能察觉到这一切,但我什么都做不了,除了陪他讲讲话。这只是阶段性的压力大造成的问题吧,过去就好了,我这样安慰着自己。
    高三那年,我一年没有见到他的人,每天待在公司里渐渐地开始有些索然无味,但我依然坚持着。因为我始终在等着他,我想让他看见一个更好的我,而不是一个浑身冒着臭气的流浪汉。
    终于到了毕业季,那天,我早早就坐在了公园的长椅上,等着他的到来。
    等了很久,他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现在已经不能叫他小男孩了,他已经长得又高又壮,眉眼间透着一股子刚毅,脚步坚定而又稳重,当初那个小男孩已经长成了大人。
    他一路走到长椅面前,没有惊喜,却是一脸的疑惑与失落。他看了看长椅,又转头看了看四周,然后坐了下来,就坐在我的身边。
    我脸上准备了好久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凝固了,脑袋嗡嗡的,似乎有几千只苍蝇住了进去,赶也赶不走,过了好久,我终于慢慢平静下来。我转头看着他,几次张开口,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最后,我终于发出了一声颤抖的又细微得似乎不可听闻的……
    “喂!”
    他没有反应,只是眺望着公园入口。
    只是我声音太小了吧,我要大声点才行。
    我哆嗦着嘴唇,积攒了半天的力气,又大叫了一声。
    “喂!!”
    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又放回了口袋。
    我还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我哆嗦着手,想举起来拍一下他,这样他一定会有感觉,他一定会知道是我。
    可是,当我的手即将碰到他的肩膀时,却停住了,眼眶中那一直控制的热流终于涌了出来,我就这么停了很久,终于还是放下了手。我想起身离开,却在起来那一刻腿一软,栽倒在地上,我试图用胳膊将自己撑起来,却感觉完全用不上劲。我仰头看着头顶灿烂的太阳,耀眼的阳光射入我的双眼,迷失了我眼前的一切。
    我想过很多可能会失去他的原因,可能因为他母亲的训骂,可能因为周围人讶异的目光,可能因为他自己对于我这个大他不少的朋友的厌倦。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是以这种方式,这种消失在他的世界里的方式,来失去他。
    我终于还是积攒出了力气,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一步步蹒跚地走出了公园,最后我回头望了那把长椅一眼,他还坐在那儿焦急地四处张望着。
    我离开了公园,我把我的灵魂,把我对于这个世界所有的爱与恨,把我的世界,都永远地埋葬在这个公园了……

6

    我又回到了那个属于我的黑暗角落,在高楼的阴影下,在垃圾桶的旁边,度过我的每一天。
    每天晚上,当我抬头从阴影中望向天空,整个城市的阴影都笼罩在我的身上,但这阴影中总有那么一闪一闪的亮光,它让我想起很久以前,我也曾和小男孩一起仰望星空。
    那天,小男孩望着夜空的星星,突然开口问我:“你知道为什么别人看不见你吗?”
    我沉默了很久,开口说:“你看看天上的星星,整个宇宙有数以亿计的星球,可你看见的星星只有那么一点,其他的都被漫漫黑夜淹没了。”
    顿了顿,我继续说道:“每个人都在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忙碌着,现在还有谁会在意自己身边是什么,身后又是什么?人们的眼光只会望向身前。”
    我停了下来,看看身边的男孩,他只是仰望着星空,也不知听没听我说的话。
    兴许是话匣子打开了,我继续说道:“并非他们自己想要这样,他们没有自己的选择,现在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变化得太快了,快得甚至让人感到害怕。人们身处时代的洪流之中,就只能随着巨流的裹挟一直走下去。我们时代的进步从来就没有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拉近过,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只是越来越远。我相信被忘记的绝不会只有我一个。”
    那天我们分开的时候,小男孩问我:“我以后也会被忘记吗?”
    我说:“努力成为夜空中的星星吧,那样你的光芒就能穿破黑雾。”
    那天晚上的谈话,后来我们再也没有聊起过,我想他当时是不明白我在说什么的,但现在他应当是明白了。
    我又想到了最后我见到他时他眼神中的坚毅,人终究还是会变的,我想,连孩子都已经长大了,我却还停留在原地。
    叹了口气,我收回了自己的思绪,慢慢地躺在地上,躺在冰冷的阴影中,渐渐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中……

7

    第二天,太阳从东方重新照亮这个城市,拾荒者同往常一样来到城市角落的垃圾桶旁,他看到垃圾桶旁的地上散落着一套破旧的衣服。他将这套衣服捡起来,扔到自己背后的蛇皮袋子里,快步离开了这块阳光无法照射到的阴影。城市渐渐苏醒,喧闹的声音逐渐响起,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团中央龙8娱乐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