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

                                 文/ 吴新星


    瑞瑞坐在院门的石阶上,双手抱着膝,下巴搁在膝盖上。齐耳短发像垂丝海棠,覆下来,盖住了她的半个脸。头低得略略有些酸了,瑞瑞也没打算换个姿势。
    如果不是那个声音,瑞瑞也许会继续这么一动不动地坐下去的。那声音起初隐隐约约的,“……花……嗳……花……嗳……”空气中回荡着袅袅的余音。这余音像一只小虫,振着翅膀,粘在瑞瑞的耳膜上。瑞瑞蓦地抬起了头,仿佛森林中的一头小鹿,竖起了灵敏而警觉的耳朵。那声音越来越近了,终于听得真切了,是卖花声——“卖茉莉花嗳……”声音清清亮亮的,每个字都有如一颗水珠子。
    瑞瑞朝声音的来源处站了起来,不多时,那巷子拐弯处就出现了一个女孩子,看样子才十多岁,穿着一身杏子红的衣衫,挽着一只提梁长柄竹篮。篮子里头,白白绿绿的,映着她那身衣服,真好看。
    女孩的叫卖声吸引了几个妇人。她们各买了几朵茉莉。瑞瑞看到有个妇人还笑吟吟地把买来的茉莉插到了鬓边。
    瑞瑞咬咬嘴唇,有些担心女孩不往这边来了。好在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女孩又吆喝着往这边来了。只是她的声音更轻快了,也许是为刚才小小的交易而感到快乐吧?
    女孩的篮子里只有三五朵茉莉了——就在瑞瑞引颈张望的时候,那女孩开口了,问:“你要买花吗?”瑞瑞点点头,刚点完头,她的脸就红了,瑞瑞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有钱。待要向妈妈要时,妈妈这个时候出去了,瑞瑞只好又拼命地摇摇头。
   “你很喜欢这种花吧?”女孩慧黠,察言观色地问。
    瑞瑞红着脸,不发一言。
    那女孩笑了,把篮子里的花递过来:“喏,拿着,你喜欢,我送你的。”
    瑞瑞朝口袋里掏着,掏出一颗宝石红的珠子——这珠子原来是一把扇子底下的扇坠,虽然不是真的,也挺漂亮。瑞瑞把珠子摊在手心里:“这个给你。”
    那女孩婉言拒绝:“我的花是自家采来的,不值什么钱。”说着把花轻轻放在瑞瑞的手上,浅浅一笑,走了。
    瑞瑞目送那女孩走远了,又低头看了看花,起身走向屋里。
    刚才在外面待久了,一时走进屋内,眼睛有些不适应,眼前一片昏黑。定了定,视线才慢慢明晰起来。屋内有一张黯旧的宁式娘子绣花床,床上铺着万字纹的篾席,篾席上合目躺着一位灰白头发的老人,这老人正是瑞瑞的外婆。瑞瑞见外婆手上的旧绢扇搭在身上,一动不动,知道她还没有醒来。离床不远的南窗下有一张荸荠紫的小圆桌,瑞瑞找来一个长颈玻璃瓶,贮了清水,把茉莉花插在瓶内,又幽手幽脚地放在桌子上。
    声音还是惊动了她外婆。她外婆还有些睡眼蒙眬:“是瑞瑞哪?”瑞瑞应了一声,问:“外婆,您好些了吗?”外婆有气无力地叹了一句:“老样子。”外婆最近吃饭老没胃口,还嚷胸口闷,总是这样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吃了药稍微好点,妈妈隔一段时间得去药房问药。
    瑞瑞见外婆如此说,就像个大人似的劝慰:“外婆,您会好起来的——外婆,您看,我才从院子里采了茉莉花来。”外婆听到这句话,眼睛完全睁开了,朝桌上看看,脸上充满了欣喜,同时又有些不相信似的:“真是院子里的花?”瑞瑞点点头,认真地说:“真的,外婆,等您精神好点,您自己去院子里瞧瞧。”外婆端详着茉莉花,微微笑着。
    瑞瑞从懂事起,就知道外婆喜爱茉莉花。院子里墙角下,都是外婆种下的茉莉花。外婆伺养茉莉花也极为尽心,简直像伺候公主似的。茉莉花喜肥,每次外婆买了鱼,都会把鱼肚肠细心地埋在茉莉花的根部。春天的时候,要摘心整形,外婆就拿了小剪刀,精心地给它修剪;夏天来了,茉莉花早晚都要喝水,外婆就提了水桶去河边汲水。瑞瑞问过外婆:“家里不是有自来水吗?”意思是让外婆不用这么辛苦地“舍近求远”。外婆就笑了:“那不一样。”瑞瑞就想不明白了,那有什么不一样吗?
    因为外婆伺养得当,外婆家的茉莉能出现三期盛花。花开的时候,外婆哪儿都不要去,爱搬了一把竹椅子坐在花丛中。有时打打毛衣,有时什么也不做,就静静地赏花,闻着幽幽的花香。外婆说,茉莉花的花香是最好闻的,清芬沁脾。小时候,瑞瑞挑食不吃饭,外婆就会给瑞瑞做茉莉花粥。茉莉花粥带了茉莉花的芬香。外婆说:“瑞瑞快吃呀,吃了瑞瑞也变成香香的。”瑞瑞就乖乖地自己吃粥。妈妈见了总是半敬佩半含酸地说:“瑞瑞独独听外婆的话!”
    因为外婆,瑞瑞也喜欢了茉莉花,喜欢闻茉莉花香。瑞瑞问过外婆:“茉莉花怎么这样好闻呢?”外婆说:“这里头有个缘故,因为茉莉花有美人的魂魄附于花上呀。”瑞瑞的好奇心被外婆吊起来了,缠着外婆讲。外婆就讲了:“唐代有个叫真娘的女子,从小聪慧、美丽,擅长歌舞,工于琴棋,精于书画。后来为了逃避战乱,跟着父母南逃,路上与家人失散,流落苏州,被诱骗到青楼。有个富家子弟叫王荫祥,看上了青楼中的真娘,想娶她为妻。真娘不肯,又觉得没有办法,为保贞节,悬梁自尽。王荫祥得知后,又懊丧又悲痛,就把真娘厚葬在虎丘,并在墓边种了花树,人称‘花冢’。这花就是茉莉花。传说茉莉花在真娘死前本来无香,从此茉莉花就带有了香味。”瑞瑞听了外婆的故事,有些痴痴的。跑去问妈妈,是不是真的。被妈妈带笑嘲了一顿:“听你外婆呢,我看真娘把魂魄附在花上,你外婆是把心神附在花上了。”
    自从外婆生病后,茉莉花也不如以前长得好了。本来这个时候早应该开过一茬了,现在却连个动静都没有。外婆见了,有些伤感地说:“真是花事应了人事……”瑞瑞这次买到了茉莉花,骗外婆说是院子里摘来的,外婆竟然相信了,脸上的神情是那么地满足,瑞瑞不由得暗暗高兴。
    玻璃瓶里的茉莉都是含苞待放的,养了几天,花就开了。外婆说:“你把茉莉花放近点,让我仔细瞧个够。”瑞瑞就把玻璃瓶推过来点,还摘了一朵花,簪在外婆的鬓边。外婆有些难为情地呵呵笑了起来:“哎呀,外婆都是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婆子了,还戴什么花,叫人笑话。”瑞瑞娇憨地问:“谁说年纪大了不能戴花?”外婆把花取下来,戴在瑞瑞的头上,一面慢悠悠地念道:“冰雪为容玉作胎,柔情合傍琐窗隈,香从清梦回时觉,花向美人头上开。瑞瑞戴了茉莉花,成了小美人了。”
    瑞瑞听到外婆刚才的那首诗,心里小小地难过了一下。那首诗,瑞瑞是熟悉的,是清代一个叫王士禄的诗人写的,题目就是《咏茉莉》。以前常听外公背过。外公很有学问,在一所大学里教书。可惜有一次应重庆一所大学的邀请,乘夜航船去,不幸遇难。
    外婆之所以这么喜爱茉莉花,和外公脱不了联系。也许外公和外婆刚认识的时候,外公曾送过外婆茉莉花;外婆年轻时知书达理,气质温娴,也许外公曾经称赞外婆像一朵清雅的茉莉,也许……瑞瑞从来不问起关于外公的细枝末节,怕的是触动外婆的心事。就让这永远成为一个美丽又忧伤的秘密吧。
    几天之后,养在瓶里的茉莉花花朵慢慢凋萎了。瑞瑞怕外婆见了心里又不好受,就想换一些新的茉莉花。这样,花精精神神的,外婆见了一定也会精神焕发。说来也巧,这天午后,隐隐约约又听到了那个好听的卖花声。瑞瑞担心午憩的外婆听到了,明白茉莉花的由来,就循着声音而去了。
    那个女孩子还是挎着那只竹篮,只不过篮子里的花多些。瑞瑞知道一时花也卖不完,就等其他人买好了,再过去。那女孩子认出了瑞瑞:“是你?”瑞瑞点点头,和她相视而笑。
    瑞瑞要买花,女孩子就挑了枝形最美、花骨朵最圆称的给瑞瑞,瑞瑞接过来,把零钱递给她,开玩笑地说:“这次可不是珠子了。”女孩也笑:“是珠子也不妨。”
    “这个给你。”瑞瑞从口袋里摸出来。
    女孩子看时,是一块长方状的东西,用金箔纸包起来的。看女孩有些疑惑的样子,瑞瑞解释说:“是我阿姨从上海带来的巧克力,特地给你留了一块。”
    女孩也不推辞,收下了:“谢谢你——你要不说明,我还真以为你要给我珠子呢。”听得瑞瑞笑个不停。
    两个人聊了会儿,瑞瑞要回家,女孩也要卖花去了。两个人才刚道别,瑞瑞又突然叫住她:“嗳——”那女孩子笑着说:“我叫小屏,还有事吗?”瑞瑞问她:“你下次什么时候来卖花?”小屏想了想:“大概隔个两三天吧。”瑞瑞小小地要求道:“下次你来这条巷子,如果还有剩花,可不可以留给我?”小屏摇摇头——瑞瑞以为她没有应允,不想她说的却是:“我会把最好看的花留给你的。”瑞瑞听了这话,放心地一笑。
    瑞瑞把买来的茉莉花清养在外婆的屋内,外婆每次见了茉莉花,总会安详地看上好久。
    瓶里的茉莉花开足了之后瑞瑞便会思量着换上新的花。瑞瑞记得外婆说过,“花未全开月未圆”,这个时候是最美的。韶华胜极之后是衰败,瑞瑞可不希望外婆见到茉莉花凋零的时候。
    这天瑞瑞估摸着小屏该来卖花了,便去门口等她。瑞瑞等了许久,还是没等到那个好听的声音。瑞瑞有些焦躁,想小屏不会来了吧?一会儿又重新燃起希望继续等着。在这两种感情的交替中,瑞瑞等得有些劳乏了,便把下巴搁在膝盖上,手里拿了一根树枝,在地上百无聊赖地画着什么。
    忽有淡淡的香味拂来。一抬头,只见小屏手捧着花束,笑盈盈地站在她面前。瑞瑞惊喜万分:“呀,你今天来了?”小屏故作神气:“怎么样,你没听到我的脚步声吧?”瑞瑞纳闷地嘀咕着:“我怎么连你的卖花声也没听见?”小屏扑哧一声笑了:“我到了你们这条巷子,故意不出声,想悄悄地来找你的。”说完便把手中的花递到瑞瑞面前。瑞瑞让她等等,小屏猜着她要去拿钱,想要叫住她。瑞瑞早已迈进了院子,小屏也就不觉得跟进几步——就在这时,小屏“呀”地叫了一声。前面的瑞瑞闻声,便驻足转身,只见小屏呆愣愣地看着墙角下的茉莉,就拉了小屏,仍回到院门的石阶上坐下,说:“你一定奇怪吧?一院子的茉莉,还要买你的花。”小屏听得出神,端端又解释:“这花是我外婆种的,本来年年都开,可惜今年我外婆病了,这花也不开了。我想让外婆高兴起来,所以就……”
    小屏听了喃喃地说:“原来是这样。你待你外婆真好,真叫人感动,我真心地希望你外婆的病能够早点儿好起来。我没有别的东西送你外婆,这花,就请你代你外婆收下。”瑞瑞听小屏说得如此真诚,心头暖暖的:“谢谢你。”小屏又说:“我两三日后再来找你。”瑞瑞明白小屏的话中之意,心内只有感激。
    不想第二天,瑞瑞就听到了小屏的声音。瑞瑞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疑疑惑惑出门一看:真的是小屏。小屏身边还有个三四十岁的妇人,不涂脂粉,衣着素雅。瑞瑞正猜着来者系谁呢,小屏把手挽在妇人的臂弯里,说:“这是我妈妈。”介绍完,又低声问:“你外婆这个时候在家吗?”瑞瑞说:“休息了,我外婆每天都要午睡的。”小屏和她妈妈对视一眼。小屏妈妈便从身后拿出一把小巧的花锄,来到茉莉花下,给茉莉花松松土,剪剪枝,娴熟地忙碌开了。
    瑞瑞看得错愕不已,问小屏:“这是怎么回事?”小屏含笑说:“我昨天无意中和妈妈说起来你外婆的事,不想我妈妈听了反应很大。我还以为怎么了,我妈妈说她认识你外婆。你外婆是个好人,从前我妈妈刚从事茉莉栽培的时候,不会,是你外婆给我妈妈指点迷津的。所以,今天我妈妈执意要过来。”
    瑞瑞听了惊讶地说:“原来是这样。”
    一连几天,小屏和她妈妈都过来,精心地照管茉莉花。
    半个月后,瑞瑞惊奇地发现,茉莉花树变得绿意葱茏,而且,一个个淡绿色的幼圆的花蕾从叶片间探出来了。
    瑞瑞把这个消息告诉外婆:“茉莉花要开了!”
    外婆仍旧只是微笑着,反问:“你不是告诉过外婆吗?这瓶子里的花——”
    瑞瑞一时说不出话来。
    “茉莉花有很多品种,单瓣的、复瓣的、重瓣的;名称上也各异,像什么‘虎头茉莉’‘狮头茉莉’‘宝珠茉莉’……你插在瓶子里的茉莉,跟外婆自己养的茉莉品种是不一样的。外婆一看就看出来了。”看瑞瑞低着头,好像自责自己撒了谎一样,外婆不忍心起来,连忙说,“瑞瑞,外婆丝毫没有怪你的意思。真的,有这么个好外孙女儿,外婆比见到茉莉花开了还要高兴呢。”
    一语提醒了瑞瑞,瑞瑞抑制不住心内的激动,又说:“外婆,这次是您自己养的花要开了!您看看!您不是说过,花事应了人事吗?外婆,您的病也要好起来了。”
    外婆半信半疑,坐起来,推开窗一看,看见眼前的景象,眼里湿润润的……
    茉莉花绽放的那一天,香气如雾,满庭芬芳。

      团中央龙8娱乐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