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李子

                                   文/林家隐

1

    细毛家来了一位新客人——蓝衣。

    蓝衣穿着蓝色T恤,皮肤干净白皙,眼睛又黑又大,长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一看就知道是从城里来的。他低着脑袋,一言不发,双手放在背后。

    细毛忽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想看看他的手,就转到蓝衣身后,果然看见一双白如嫩笋的手。细毛又伸出自己的手——又黑又脏,长长的指甲里全是黑黑的污垢,和蓝衣的手一比较,黑白分明。

    蓝衣仿佛知道细毛在自己身后做小动作似的,突然回头,刚好看到细毛伸出的小手,他只瞥了一眼,马上回过头去,而细毛则快步冲进厨房,将自己的小手用水洗了个干净。

    细毛妈妈看到后,笑着说:“这孩子中邪了。”

    第二天,细毛的爸爸和妈妈都下地干活儿去了,留下细毛和蓝衣两个人在家里。

    细毛坐在门前的台阶上望着远方,看见了绿油油的水稻田以及长长的田埂,田埂尽头是一片树林,树林后是一座大山,山梁上还有一座庙。他举起手来,将自己的指甲盖对准那座庙,发现指甲盖比那座庙大;他又将手指朝自己的眼睛移动了一点儿,指甲盖就比那座山还要大了。

    细毛是一个要强的男孩,希望蓝衣能主动来找他玩。

    蓝衣在自己的房间里练大字。一笔一画,全神贯注。当他写到“大”字的最后一笔时,写得又长又有劲道,可是写着写着,让他引以为傲的最后一笔却写成了一条斜过来的直线。

    他又想到一个有趣的写法,把“大”字写得特别大,都快要突破宣纸的四边了;又把“小”字写得特别小,就像一只蚂蚁。

    蓝衣是一个容易害羞的男孩,他希望细毛能主动来找他玩。

    细毛喜欢吃李子,李子树在山上,野地这一带的李子六月才成熟。

    每次上山,细毛都会双手抓住李子树干,深吸一口气,脚一蹬,跳到树顶。他的手犹如一把锋利的剪刀,掠过树枝,李子不停地往下掉。他把衣服的下摆兜成网兜状,掉下来的李子就纷纷落在他的衣服里。

    五月的李子与它的叶子一样青青的,口感很脆,但也很酸。细毛清楚地记得自己第一次吃青李子时,脸上的五官都挤在一起,回想起来就“咯咯咯”地笑,他觉得自己连这么酸的味道都能忍,真是一个男子汉,于是使劲地吃起来。每吃完一个李子,他都会把李子核含在腮帮子里,等吃到不想吃时,再用力纷纷吐出去,就像扫机关枪一样,把满嘴的李子核射往山下。

    又是一个炎热的五月,雪白的李子花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个诱人的青李子。细毛觉得这是一个不平凡的五月,因为明天他要和蓝衣一起上山去摘李子。

    蓝衣来到野地已经一个月了,都没和细毛说过一句话。细毛觉得他很不在意自己,所以,要让他看看自己的厉害。

    他来到蓝衣的房门口,扶着门框,探了下头,从门缝里看见了蓝衣。蓝衣坐在书桌前,正在看书,往日里调皮惯了的细毛竟然想到了敲门。

    蓝衣抬头,看见了正在学敲门的细毛,他那认真的样子十分有趣。

    细毛像一只被探照灯扫到的小鹿,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说话都变得支支吾吾的:“明天……你……可不可以和我去山上摘……李子。”

    越说越小声,声音小得连他自己都听不清。说完后,如释重负地一溜烟儿跑了。蓝衣都没听清楚要摘什么,也没来得及问。

    次日,蓝衣默默地跟在细毛的身后,一起朝山上走去。临近中午,太阳像一个大火球,火辣辣地照射着。山路弯弯曲曲,细毛手脚并用,越过他前进路上的一切障碍物,眨眼间就到了山腰。蓝衣不得不走山间小路,一步步地往上爬。好不容易爬到半山腰时,细毛已经到达山顶。

    蓝衣感觉到来自山顶的诱惑,他加快步伐,终于爬了上去,看着细毛坐在树上十分得意的样子,他也想爬到树上,可是鞋底太滑,怎么也爬不上去。细毛伸出手,把蓝衣拉了上来。蓝衣第一次感受到细毛掌心的温度。

    两人并肩坐在树上,蓝衣看着前方,刚才细毛对他的帮助,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你从哪里来的?”细毛突然发话了。

    “莺市。”因为有些紧张,蓝衣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

    “为什么要来野地?”

    “我爸爸去北边做生意了……”

    细毛和蓝衣的爸爸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很好。长大后,细毛的爸爸在乡下踏踏实实地种地;蓝衣的爸爸去了莺市打拼,常年奔波在外,所以把蓝衣送来细毛家寄养一段时间。

    “你喜欢做什么?”

    “写毛笔字。”

    “你能教我吗?”

    “能。”

    细毛顺手摘了好多个李子,递了几个给蓝衣,自己“咔嚓咔嚓”地吃起来。蓝衣从没吃过这么酸的李子,才咬了一口就吐了出来,而细毛却像机关枪似的发射起他的“核弹”来。

    细毛笑了,蓝衣也笑了。

    蓝衣坐在树上,终于看清楚了野地的全貌。他看见了树林里的秋千,空旷的田野,还有一条弯弯曲曲的石子路。

    他们在一直玩到太阳下山,天空像一潭清水被滴进了几滴橙红色的颜料,并迅速扩散开来,吞噬了整个天空。残阳如血,摇摇欲坠地挂在空中。

    “真壮观!”蓝衣被落日的壮丽给震撼到了。莺市的夕阳都被高楼大厦挡住了,他从没看到过日落。细毛已经习以为常,只是歪了歪头。

    吃过晚饭后,细毛敲开了蓝衣的门,他要来学写毛笔字。

    蓝衣让他坐在椅子上,并递给他一支毛笔。这让细毛很别扭,他在学校里只用铅笔写过字。

    蓝衣做了示范后,细毛拿着毛笔,蘸了墨。与其说是写字,不如说他是“画”字,他写出来的字就像一条条黑色的毛毛虫在扭动。

    两人都笑了。

    蓝衣还是很有耐心地教他,细毛用从没有过的认真劲儿努力配合着。

    不知不觉夜已经深了,细毛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小床上还回味着刚才的美好时刻,然后又“咯咯咯”地笑。

    之后的每一天,细毛和蓝衣都要到山上摘李子吃,蓝衣慢慢地习惯了青李子的酸。

    这些青李子像绳子一样,把细毛和蓝衣的心越拉越近。细毛进蓝衣的房间已经不需要敲门了,蓝衣也会主动地将自己的书借给他看。

    这一天,两人又去了山顶。经过这些天的锻炼,蓝衣爬山的速度越来越快,也能自己爬到树上了。细毛是不可能让蓝衣超过他的,爬李子树时故意做出一些高难度的动作,甚至在树干上站起来。

    蓝衣毫不示弱,也想像细毛一样在树上站起来。他先弓起身子,双手再慢慢地放开树枝,晃晃悠悠地站起来。他从没想过自己会有如此大的勇气,满脸兴奋,好像拥有了整个野地。

    突然,山上无端地起了一阵风,李子树一阵摇晃,蓝衣失去了平衡。细毛慌了,急忙伸出手去。但是,晚了,蓝衣从树上掉了下去……

3

    细毛的爸爸请来医生给蓝衣治伤。

    医生说:“孩子伤到了骨头,这里医疗条件不好,得去城里治疗。”

    细毛无比难受。他责怪自己,希望爸爸能骂他、打他,可爸爸什么也没有说。

    几天后,蓝衣被他的爸爸带回莺城治伤。细毛再也没有上山去摘李子,山上少了许多欢笑。

    蓝衣住过的房间一直空着。细毛每次来这里,仿佛还能闻到他的气息。

    这天夜晚,细毛坐在门前的台阶上,水沟里的水无声地流动着,天上仅有的几颗冰碴子一样的星星也是冷冷的。

    六月,李子熟了,红彤彤的,压弯了枝条。妈妈摘了李子,问细毛要不要吃。

    “不吃……”细毛的声音有些无力。

    妈妈还是塞给了他几个李子。

    细毛拿着熟透的红李子,轻轻咬了一口,不知为什么,感觉十分难吃,就全吐了出来。他翻翻裤兜,摸出几个干瘪的青李子,咬了一口,十分酸涩,但好像又有一丝丝甜……

    一些回忆随着青李子的酸甜翻涌上来,细毛泪流满面。

    那以后,细毛像换了一个人,不再出去乱野,每天都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写字。

    细毛的妈妈总是说:“这孩子真中了邪。”

      团中央龙8娱乐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