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羽化火

                                  文 /戚   悦

 

楔 子

 

    少女坐在庭院中,端起咖啡浅尝过后,放低手腕,将杯子放在自己面前的小圆桌上。暗金色的长发,额头上有一缕与之优雅气质不太相称的淡绿色头发,反而让她多了几分可爱。

    “小姐……”管家走到少女的身后,欲言又止,似乎是在无声地提醒着一些事情。

    少女垂下眼眸,卷翘浓密的睫毛在她的眼前形成一片小小的阴影。

    “我会去做的。”片刻沉默后,她说,“那是爷爷的心愿。”

 

 

    面前的古宅冷冷清清,略带阴森气,岑小雀大着胆子按响了老旧的门铃。等了好一会儿,门内终于传来响动,古旧的红色大门发出“吱呀”的声音,一个高瘦的身影出现在了岑小雀的眼前,那人看上去年纪不大,却佝偻着身体,阴森又苍白。

    “你好,我是岑小雀。”她直接报出自己的姓名。

    那人似乎并不惊讶,慢吞吞地点头,说:“我是岑非。”

    虽然他阴郁的样子与帅气爽朗的爷爷并不太像,但他姓岑!这里也只住了他一个人,应该是他没错了!岑小雀喜形于色。

    她,岑小雀,岑氏养女,自从被爷爷收养的那天起,就注定要为岑氏家族赴汤蹈火。岑爷爷的孙子自幼身体有异,只能待在森林深处的古宅之中。因为爷爷的遗嘱里提到,岑小雀需要在他去世之后接回这位岑氏新主掌管岑氏,所以,现在她出现在了这里。

    “是爷爷让你来的吧,今日天色不早了,不如留下来休息一晚吧。”岑非侧过身,让岑小雀进屋,语言恭敬,动作得体,将她引上二楼。

    咚咚!咚咚!咚!

    就在两人往台阶上前行几步之后,忽然有奇怪的声音闷闷地从地下传来,岑小雀疑惑地望着岑非,他却一脸淡然,司空见惯般说道:“房屋年久失修,总有鼠辈横行,不过,放心,你住二楼,会好许多。”

    岑小雀没有再追究下去,本以为这件事会就此翻篇,却没有想到,夜半时分因为睡不着而下楼找水喝的她,再一次听到了更清晰的声音。

    不仅仅是撞击声,还有金属在地上拖拽的刺耳声音,不管是什么,这绝不是几只老鼠可以发出的声音。岑小雀吞了吞口水,下定决心要去一探究竟。

 

 

    地下室的门与这间古老房屋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竟然是坚固的防盗门,奇怪的是门上有个小窗口,似乎是为了方便外面的人查看地下室里的情况而特意设置的。

    看着很像监狱,叫人不舒服。岑小雀微微蹙眉,这样想着,小心翼翼地探着头,玻璃珠般透亮的眼珠子来回转了转,却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就在她将要转身的时候,突然一张放大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岑小雀吓得捂住嘴巴,险些叫出声来。

    那是一张帅气稚嫩的少年脸庞,似乎与她年龄相仿,身形却不似岑非那般瘦弱,反而显得阳光健康。那个少年一头乌黑的短发很是凌乱,裹着实在称不上衣服的兽皮,俨然一副丛林之王的模样,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凌乱的头发中藏着一对毛茸茸的兽耳,身后也长着一根粗壮的猫尾巴。

    耳朵……尾巴……兽化人?岑小雀瞪大了眼睛,那兽化人皱了皱眉,鼻头轻耸,似乎是在闻她身上的气味。

    “抱歉。”岑非的声音从岑小雀身后传来,“并非刻意隐瞒,只是怕吓到你,岑家拥有将兽化成人形的能力,想必你是知道的,可他……却是爷爷的失败品。半兽半人,自然要关起来,不让他伤人。”

    兽化人似乎感觉到了岑非的到来,突然表现得非常不友好,口中发出如动物警惕时的呜呜声,压低上半身,做出随时准备攻击的姿势。

    “他叫什么名字?”岑小雀有些不满地皱起眉头,目光落在兽化人手脚的铁链上,“就算他是所谓的‘失败品’,也不能这样对待他,你和我回岑家,那他怎么办?留在这个阴暗的地下室?他会饿死的。”

    一直淡然的岑非脸上仿佛假面具龟裂,他挑眉不屑地说:“我只是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他根本脑子不清,比野兽还可怕,是个会咬人的疯子。”

    岑小雀仍旧坚持,“我们带他一起回去,你如果不愿意照顾他,那就让我来。”

    出人意料的是,兽化人对岑非一直怀有敌意,却很喜欢岑小雀,她刚把那个锁住他的大门打开,他就直接扑了过来,像是只撒娇的大猫,蹭蹭她的脸,还用手拨弄她脑袋上那撮淡绿色的刘海儿。

    “岑睿。”岑小雀微笑着抬高了手,摸摸他软软的耳朵,“以后你就叫这个名字了,我想,爷爷一定也希望这样,愿你变得睿智聪明。”

    那一瞬间,岑小雀看到岑睿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光亮,那不是岑非口中的野兽或者疯子会有的光彩。

 

 

    岑家宽阔的庭院中有一条种满了樱花树的小道,岑小雀最爱坐在这条小路的尽头,在那棵最大的樱花树下喝咖啡。

    而此刻,岑小雀不再是一个人了。不知不觉间她和岑睿相遇已有三个多月,季节也从炎热的盛夏转换成了凉爽的秋天。

    岑非除了每日吃饭之外,基本都是足不出户地在书房里看书。对此,岑小雀并未表示出异议,毕竟一家之主不好当,需要掌握足够多的知识,得不停地学习。

    岑睿则与她形影不离,像一只大型宠物,整天黏着岑小雀。

    从带回岑睿的那天起,岑小雀就渐渐将他从野人改造成了阳光美少年,岑睿的声带与听力都没有问题,但他却不会说话,可能只是不会而已。

    “‘你好’,岑睿,你能说出来吗?你——好——”

    “小……小雀。”令人惊讶的是,岑睿开口说出的并不是岑小雀教他的那句话,而是清晰地叫出了小雀的名字,他知道这两个字代表的人是谁,他拥有自己的思维,并非鹦鹉学舌。

    岑小雀开始困惑,既然他拥有自己的思维,为何岑非会说他是一个疯子。

    岑睿越来越像一个正常人了,除了偶尔面对岑非还会龇着牙显露出野蛮本性之外,他的行为举止也不再有任何的不合规矩之处。

    于是,次年的春天,在岑家的庭院之中便常能见到这样的风景——樱花树下镂空长椅里并排坐着优雅的少女与英俊的少年,女孩子手捧一本书供两人一同阅读。时间长了,男孩会有些不耐烦,但在女孩略带责怪的目光看向他之后,便又钩着自己蓬松柔软的长尾巴,送到女孩的手心里,小心地讨好。

    岑小雀微微眯起双眸,抬头望着空中飘零的樱花,它们那么美,如果来年还能再看到,那该有多好。

 

 

    生活如此安静美好,即使是要离开,岑小雀也深知自己不会再有遗憾,但生活如果真的是永恒的安宁,那它便不能叫作“生活”了。

    奇怪的事情开始于园丁大叔突发疾病过世,众人皆为之惋惜,却很快各归其位。然而,这件事并非结束,只是开始。

    之后的日子里,岑家仆人接二连三地发生类似的症状,严重的危及生命,稍轻的也躺在床上昏迷不醒,整个宅子里充满了诡异的气息,人人自危。

    身为新任家主的岑非自然是要站出来说话的,他将所有人都召集到屋子里,目光没有丝毫的掩饰,落在了岑睿的身上,“小雀,早和你说了,不要将那不祥的东西带回家。你看,现在发生了这么多事,我要怎么向大家解释?”

    “不关岑睿的事。”岑小雀上前一步挡在了岑睿的面前。

    岑非脸上挂着诡异的微笑,一步步走到岑小雀的身边,低下头在她的耳畔轻轻说道:“你如此笃定地说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与岑睿无关,难道你才是始作俑者?我还记得前几天翻书,看到书上提到岑氏召唤术可以将动物变成人类,却有时限,最长不过十六年。但也有破解的方法,就是兽化人需要不断吸取人类的力量来维持十六岁的样子,如果我记得没错,小雀,你马上就要年满十六了吧。”

    岑小雀听了岑非的话,脸色苍白,浑身颤抖着。

    “不要……不要靠近小雀!”岑睿突然愤怒了起来,直接冲上来,一把将岑非推开。

    岑非身体消瘦,禁不住岑睿的推搡,直接摔倒在地上。

    管家赶紧上前扶起岑非,冷着脸面对岑小雀说:“小姐,感谢您还把太老爷的嘱托记在心上,将少爷接了回来,您也为整个岑氏家族做了许多,可您怎么能让这样一个外人来欺负少爷呢!”

    “我……我没有。”岑小雀垂着头低声辩解。

    “小雀,我们走!”岑睿环顾四周,看到围着那些人的目光里有质疑、唾弃、不屑和害怕,所有的人都在欺负他们,他们是不受欢迎的,这样的家,自然是不要也罢。

    岑睿拉起岑小雀,大步朝门外走去,头也没回地离开了,自然也没有看见岑非脸上狡黠的笑容。

 

 

    两个人回到了古宅。岑睿有些不解地问:“你为什么不怀疑我?我很奇怪,毕竟我和你们不一样。”

    “其实……”岑小雀摇摇头,挽起自己的长衣袖,露出白皙的胳膊,小臂上像是戴着一个宽大的金色手镯,但仔细一看才会发现,那其实是一圈真正的羽毛,“我们都一样。”

    岑睿不可置信地望着她,心情有些复杂,不知喜忧。

    “我们现在要做的是绝对不能让真正的恶人得逞。”望着岑睿的表情,岑小雀坚定地对他说。

    两个人合计了一下,决定要先偷偷回到岑家寻找线索。岑睿是兽化人,表现出的地方不仅仅是他的耳朵和尾巴,还有他敏捷的动作。

    原本他们两人还小心翼翼,想要避开人的耳目,但很奇怪,平日戒备森严的院子里竟变得一片萧瑟,甚至透露出些许阴森的感觉。这让岑小雀想到了她第一次到森林古宅的感觉。

    “就是岑非搞的鬼!没错!”岑睿忽然发出的声音,打破了宁静,他双拳紧握在身侧,“他就是那个恶魔。”

    岑非的确嫌疑很大,但他身为这个家的主人,又有什么理由伤害那些仆人呢?岑小雀想不通。

    “与其在外面胡乱猜测,不如去一探究竟!”岑睿边说边拉起岑小雀的手,从一旁的窗户翻进了屋子。

    诡异的气氛还在持续,连屋子里都没有人,岑非也不在。

    “太好了!”岑睿稍稍松了口气,“一定是我们不在,他就掉以轻心了。”

    前面是书房,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岑非都在里面足不出户,这里一定隐藏着很大的秘密。

    有多久没有走进这间书房了?岑小雀想着,她曾经和爷爷在这里看书、练字、下棋,满满的都是回忆。不过,现在可不是追忆过往的时候,岑小雀对岑睿示意了一下,两个人开始在书房中仔细查看起来。

    岑小雀凭着记忆查看爷爷的一些遗物,而岑睿则是到处乱翻碰运气,一不小心将书桌上倒扣过来的一个相框碰下了地。

    他手忙脚乱地捡起来,却在看到相片上的几个人时,彻底愣住了。

    这是幸福的一家三口,岑爷爷还有他的儿子与怀孕中的儿媳,三个人站在一起,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

    “妈……妈妈。”岑睿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之后连自己都吓了一跳,为什么,他会对一个陌生女人叫妈妈?

 

 

    岑睿努力去想些什么,但越是想得多,就越头疼欲裂,他双眼通红地抱着脑袋,脑海中不断闪现那几个人的身影,爸爸,妈妈,还有爷爷。

   “岑睿,岑睿,你怎么了?岑睿,你没事吧?”幻觉渐渐消失,岑睿的视线重新对焦,面前出现了岑小雀担忧的脸。

    “我想起来啦,小雀,我想起来我是谁了!”岑睿抓住岑小雀的肩膀,目光不再如过去那般混沌迷惘,“不用再查下去了,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岑非,因为他根本不是这个家的主人。”

    “哎哟哟,我的小少爷,你终于想起来了!”书房的门突然被人一脚从外踢开,岑非站在门外,阴森森地望着他们,手里还拎着一个虚弱的中年男人。

    岑小雀既困惑又惊讶地望着岑非,岑睿开口解开了她的疑惑:“我们的家族拥有将动物变成人类的能力,但若过度运用这样的能力,就会形成业障。我就是最好的例子,我出生之后便呈现出半兽半人的形态,妈妈不能接受这样的现实,离开了我和爸爸,从此远离了岑家。我的爸爸也因失去爱人郁郁而终。但这件事非但没有让爷爷放弃兽化人,甚至为了不被妨碍,还将我送进古宅,只留下了白蛇化成人形的岑非来照料我。殊不知,他心生歹念一直在我的食物中下药,迷惑了我的心智,取代了我的位置,还将我关了起来,直到小雀你的出现。”

    岑小雀听着岑睿的话,脸色变得苍白,因为她现在才知道,她今天之所以能成为一个人类站在这里,是牺牲了岑睿的幸福。

    “啧,小金丝雀,你不会因为自己变成了人的样子,就真的以为自己是人了吧?不如和我联手怎么样?我本来还想留着这个家伙,毕竟他是岑氏唯一的后人。还有,你可别忘了,我们兽化人只能活十六年!你是不是更应该担心担心自己还能活多久?”

    岑小雀低头沉默,岑非见状,微笑着露出自己纯白色的蛇尾,将蛇尾变得异常粗大,啪的一声,轻而易举地将书房中的实木书桌拍碎成两段,继续说道:“就像这样,每一个兽化人都有自己的特殊技能。我想,只要我们联手,一定什么事都难不倒我们。”

    似乎是对岑非的话动了心,岑小雀抬起头来,竟然直接走向了岑非。

    “小雀!”岑睿不可置信地望着她,几欲向前,却被岑非的蛇尾狠狠击中,或许他本是可以避开的,却在那一瞬间失了神。

    “我们出去吧,终归是我背叛了岑睿,在他的面前……会让我愧疚。”岑小雀淡淡地对身边的岑非说道,直接无视了被击倒在地上的岑睿。

    岑小雀与岑非走到樱花树下,她拉起衣袖,露出自己小臂上的金色羽毛对岑非说:“你知道我的兽化人力量是什么吗?”

    在岑非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岑小雀已经用力拔下了一根羽毛,刹那间,一朵金色的火焰升起。

    岑小雀突然扑上去,抱住岑非,死死地不松手,一边继续用嘴拔下自己的羽毛,一根根,用力地拔,似乎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一般。

    金色的羽毛变成了火,烧灼了樱花树,更多的,是落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啊!你在做什么?!”岑非被烧得剧痛无比,不停地扭动着身体,却因为岑小雀拼死抱住他而无法逃离火海。

    岑小雀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身体是痛的,脸上却展露出微笑,她小声地说着:“岑睿,这是我在离开前唯一可以帮你做的事了。”

    火焰染红了半边天空,樱花树灼烧着点点火星飞扬在空气中,凄美无比。岑睿一个激灵从地上爬了起来,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岑小雀绝对不会是背叛他的人!他冲到院子里,却只看到一片汪洋火海,还有那两个被火淹没的朦胧身影。

    “小雀!岑小雀!”岑睿声嘶力竭,想要不顾一切地冲上去,突然后脑勺一痛,直接晕了过去。

 

尾 声

 

    岑睿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天大亮了,烈焰早已被扑灭,他的身边是老泪纵横的管家:“少爷,是……是老奴老糊涂了,认错了少爷。其实,太老爷一直对您心有愧疚,甚至不敢亲自去见你,于是便吩咐下人,无论如何要在他去世之后将你接回岑氏,小姐也因此化兽为人……既然你是真的少爷,又好不容易恢复了记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去冒险,所以才出此下策,击昏了你。”

    “小雀呢?”岑睿颤抖着声音,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却知道了答案。

    岑睿摇摇头苦涩地勾起唇角:“管家爷爷,你错了,没有人是为别人而活的,小雀为爷爷和我做的事情,都是因为她对我们的情感,把我们看作是她的亲人。包括您也是吧,不然,你完全可以不顾及我们而先逃走。”

    岑睿闭上双眸,想到自己晕倒前,岑小雀在烈火中展露出的美丽笑容,温暖又酸涩。

    ……

    来年春暖花开之时,经历了一场大火洗礼的岑家庭院被整修得与过去不差分毫,正是樱花烂漫的季节,岑睿站在树下出神,不用多猜也知道他在想什么。

    忽地一只正在学习飞行的小金丝雀从树上掉了下来,岑睿弯下腰想去查看它是否受伤,小家伙却迅速地雄赳赳气昂昂地蹦了起来,没两下就跳到了岑睿伸出的手背上,一点儿也不畏惧地盯着他的脸,眨了眨眼。

    岑睿瞪大双眸,因为他看到这只通体金黄的金丝雀的脑袋上竟然有一撮翘起的淡绿色绒毛。

    “小雀,是你吧?小雀!欢迎回家!欢迎……欢迎你重新回到我的身边。”岑睿努力保持着微笑,却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团中央龙8娱乐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