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们的陪伴,他们不再孤单
2018-10-26 14:23:23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1.jpg  

  
  “失独家庭”这个名词对于我们来说,或许有些陌生,如果不是被人提起,我们也不去刻意浏览相关的新闻,或许就不会知道这样一个群体的存在;随着二孩政策的放开,“失独家庭”这个敏感词汇似乎离我们也越来越遥远了,但遥远并不代表不存在。山东省青岛市城阳一中领导力社团的团员们,对于这一群体,从起初的陌生到慢慢了解再到帮助和支持,他们都做了些什么?让我们跟随他们的脚步一起来看看吧。
  
意外获得选题
  
  选择这样一个课题作为调查研究对象,是领导力社团的团员们在聊天时得来的灵感。“在新一次的项目选定时,同学们无意间聊到了组员中某个同学最近多了一个妹妹,本想着这一次的项目围绕着最近炒得火热的‘二孩’来做做文章。没想到,当我们去查找相关的资料时, ‘失独家庭’这个名词进入了我们的视野。”
  
  这个话题也就这样引起了项目成员们的注意,大家并没有因为这个问题的陌生望而却步,反而一致同意将它作为社团接下来一年的研究对象。问到最终确立这个选题的原因,队友是这么说的:“理由十分简单而且有点中二:我们都不知道的群体,那这个项目以前一定没有人做过。就是凭着这样一股傻劲儿,我们终于迈过了定课这个难关。”
  
初窥门径
  
  领导力社团的团员们起初认为,选择弱势群体为研究项目相对比较好操作,毕竟研究的对象是可以交流的“人”,获取信息也会很直观。因为社会对于这一群体的保护,队员们能够在网上找到的资料和信息也十分有限,最终同学们还是决定亲自走访了解失独家庭的现状。而他们并没有想到,想要走进这样一个敏感的群体,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当他们向基层计生办的工作人员讲述了他们的想法后,得到了这样的答案:
  
  “你们不要去打扰他们,他们都这么可怜了,你们还要去揭他们的伤疤吗。”
  
  “你们就算走访了能做到什么,除了伤害他们,什么结果都不会有。”
  
  “怎么总是有人想要消费弱势群体?我们拒绝,你们回去吧。”
  
  工作人员无情的拒绝如同刀一样割在队员们的心上,但队员们并没有因此放弃。
  
自上而下寻求突破口
  
  既然自下而上没有成果,同学们就想到了自上而下,队员们尝试联系了城阳区卫计局的办公室。经过多次努力,工作人员最终同意帮忙联系城阳区内的失独家庭,寻找是否有家庭愿意接受走访。
 
2.jpg
  
  “最终在经过了两周的等待后,我们终于收到了卫计局的回电,告知我们联系上了14户失独家庭。得到这个消息后我们全体都沸腾了,原本看来不可能实现的事,居然在我们的努力下变成了现实,在我们眼里,这就算是首战告捷了。”
  
  不过,走访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顺利。有些街道说并没有接到通知,有的家庭临时改变了主意,最终我们只走访到了7个失独家庭。
  
  虽然数量少了很多,但是走访后,同学们都沉默了,失独家庭的处境出乎了同学们的预料,原本以为失独家庭只是缺少心灵的慰藉,但是深入了解后才发现,这些中年丧子的失独家庭,随着父母的年龄越来越大,两个人的养老问题已经迫在眉睫。
  
  “我走访的一户失独家庭家中两位老人70多岁,他们的孩子是40多岁去世的,其后儿媳也改嫁了,家里就剩下一个13岁的孙女和两位老人,所有的收入只有养老金、失独家庭补助和家里一小片樱桃树。我们简单算了一下,3个人一个月的收入只有1200元左右,两个老人身体状况都不好,每个月医药费就要花去500多块,这么多年他们的日子是怎么度过的,我们不敢想象。”项目成员郭宇翔告诉记者。
  
  同学们发现, 大多中年丧子的家庭都面临这个问题,除此之外还有诸多问题需要解决。因此同学们下定决心,一定要做点什么,能从实质上帮助到他们。
  
汇聚同学的力量
  
  领导力社团的同学们通过和相关部门的了解、沟通,发现政府对于失独家庭的帮助有相关的政策和相应补助,但是社会对于这个群体的认知却少之又少,也少有相关的社会公益组织。作为学生,或许对于社会的影响力还不够,但是可以先从龙8国际官网里做起,说干就干。
  
  领导力社团的同学们先是联系了学校团委和学生会,申请的募捐项目意外得到了学校的许可和支持,在学生会主席孙康的号召下,成功在高一高二级部发起了募捐。
  
  “一个周过去了,当我们收集募款的时候,看到每个班的班长手中都拿着各班的募款,我们又一次被同学们的善良所打动。在同学们的大力支持下,我们共计募集善款114445元。除此之外,我们向卫计局提议的提高补助金标准,建立大学生和社会团体对失独家庭的联系人制度的建议得到了采纳。补助金由原来的500元上调至620进行发放。”
  
再次走访
  
  除了为“失独家庭”争取更多物质上的温暖外,项目组的成员们同样想从心理上对他们进行关爱。项目组成员郭宇翔回忆道:
  
  “有了第一次走访,说实话有点儿害怕再回到那里,我害怕我再次回来的时候什么也没有改变,再次看到他们年迈的身躯和埋藏在心底的伤痛。记得再次走访的时候是端午节,我们带着粽子和募捐的钱款,再次叩开了失独家庭的大门。我们这一次去,在他们脸上看到的不是悲伤与痛苦,更多的是久违的笑容。我难以想象在经历了丧子之痛之后,他们多少年只能两个人苦苦支撑,这一抹笑容对于他们来说,又包含了多少辛酸的往事。这次的走访,我们没有上次功利的目的,只是单纯想要和他们坐下来,聊聊家常,谈谈村口的花开了,山上的树绿了。这种简单的愿望,他们已经十几年没有人倾诉了。”
  
  经过一年多的调查、建议,青岛市城阳区第一中学领导力社团的项目成员收获了很多,也成长了许多,最终“关爱失独老人”项目也在全国领导力大赛比赛中获得了不错的名次。不过,这些外在的光环对于领导力项目组的成员来说,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真正有意义的是他们的那份善心,和失独家庭因此而感到的些许温暖。
 
3.jpg
  
  本报记者 翟涵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