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结结结巴
2018-10-10 13:54:36    《龙8娱乐文摘》 分享到:微信 更多
文:江君
  
  
  易小莫最讨厌开学时的自我介绍。然而,和重新看见那个人相比,自我介绍的尴尬就变得微不足道了。
  
  易小莫认识那个男生,她曾经的邻居,搬家已经有六年了。虽然个子长高了不少,但他那白净俊秀的脸还是和记忆中一样。那个男生站起来,在全班的注视下沉默了一分钟。大概是害羞吧?大家都觉得这个白净的帅哥害羞起来非常可爱,便用掌声鼓励他。
  
  只有易小莫知道是怎么回事。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开口:“我、我、我、我叫王羽。”
  
  全班哄堂大笑。而易小莫的心被紧紧一揪,在心头上拧起了疙瘩。
  
  磨蹭了好一会儿,他才继续说:“喜、喜、喜欢打篮球,看电、电视。”
  
  全班再次哄堂大笑,这个男生……好像真的是结巴。
  
  易小莫的呼吸越发急促起来,心脏跳得快要蹦出胸口了。
  
  “好,下一个。”班主任怕引发更大的尴尬,连忙让王羽坐下。
  
  轮到易小莫了。她深吸一口气,努力装出一脸莫名其妙的自信,然后大声开口:“我、我、我、我叫易小莫!”
  
  全班一片死寂,然后爆发出更响亮的一次大笑。“易小莫,你要笑死我啊!”同桌笑得趴在桌子上。
  
  “哈哈哈,她、她、她在模仿王羽说话!”后面的男生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班主任一拍桌子:“安静!易小莫。你是认真的吗?”
  
  “很、很、很认真。”虽然小莫心里着急,但还是很努力地把字从嘴里吐出来,“没、没模仿,真、真的。”
  
  一个班出了两个口吃,大家都感慨这个概率可以买彩票了。
  
  自我介绍结束后,老师说:“我们班迎新晚会的节目是诗歌朗诵,全班都要参加……”
  
  
  易小莫不止一次悄悄练习说话,但没什么效果。她的舌头很平,很难卷起来,而且,她说话时总是发不出第一个音。王羽的口吃和她不一样,用“任性”来称呼他的毛病不足为过——想卡就卡,随时会卡,爱卡哪儿就卡哪儿。有时他说话非常顺畅,有时突然就卡了。
  
  随着表演时间临近,诗歌朗诵的排练越来越紧张。
  
  “我、我、我要站,在、在高山!”
  
  “易小莫!”
  
  再次被点名,易小莫缩了缩肩膀。
  
  班主任开口说:“小莫,你如果实在困难,就别参加了吧!”所有人都看着易小莫。易小莫沉默很久,终于低低地应了一声:“嗯。”
  
  她从队伍的前排走出来。
  
  易小莫回头,班主任已经叫一名女生把空位补上了——她的位置没有了。她的心一酸,扭头跑出了教室。其他人都在排练,没人在意她——只有王羽一直看着她,直到她单薄娇小的身影从门口消失。
  
  “王羽,别发呆!”班长说。
  
  王羽还没回过神来,匆忙开口:“我转、转、转身离去。”
  
  严肃的朗诵气氛一下子就垮了,整齐的队伍笑得东倒西歪。
  
  完全笑不出来的班主任呵斥:“认真一点儿!”
  
  “我转身离去,听到了风的叹息!”王羽重新大声念了一遍,他的眼前,始终重复着易小莫“转身离去”的情景。
  
  
  接下来的排练,易小莫都不见踪影。排练间隙,王羽不见了。
  
  此刻,易小莫就坐在排练教室外面的楼梯上。同学们排练的时候,她就一个人到这里来发呆。
  
  不过这次,她看见有个人影从转角处晃了出来——小莫愣了,是王羽!她起身跑开。
  
  虽然她和王羽在几乎没有沟通的情况下“和平共处”一个多月,但她还是惧怕看见王羽,生怕王羽提起被她“传染”结巴的事情。
  
  “易小莫,不要跑!”王羽气喘吁吁地赶上来,终于在转角处的平台扯住了易小莫的衣角。易小莫蹲在地上双手抱住了头。
  
  “对、对不起!对不起!”
  
  “啊?”王羽很迷茫。
  
  “对、对不起!”易小莫抽噎起来,“我、我不是,故、故意,让、让、让你也,结、结巴的!”
  
  原来,大人们一直对易小莫身边的孩子们说,结巴是会传染的。原本有很多朋友的易小莫成了孤身一人——那时候,只有王羽这个不喜欢听长辈说教的孩子还和她玩。
  
  结果,长辈的话应验了——王羽也变成了结巴。
  
  易小莫还记得那时候,王羽的父母气势汹汹地把王羽像小鸡一样提到自己面前,大声地责备她把王羽也变成了口吃。为此易小莫很自责。从那以后,小莫就再也没有交过朋友。别人不愿意找她玩,她也不敢再找别人玩。
  
  王羽深吸一口气,然后大声说:“那个时候,我暗自嘲笑你,一直故意模仿你说话,所以才结巴的。是我对、对不起你!”
  
  易小莫不知所措地抬起头,终于敢直视王羽的眼睛。
  
  王羽告诉她:“直到我自己口吃的时候,才体会到这种感受。他们嘲笑我,就像当初我嘲笑你一样。我很难过,也自卑过,但后来我想明白了,即使这样,我还是我,还是可以说话,我不需要为此难过。走,跟我回去朗诵。”
  
  “我、我、我不回去!”易小莫瞬间不安起来。
  
  “你真不想参加?”
  
  易小莫号啕大哭起来。奇怪,为什么哭起来这么顺畅呢?好像所有的悲伤,都和眼泪一起溢出来了。
  
  
  易小莫冲进教室,一边哭一边对着还在排练的同学们大喊:“我、我要朗、朗诵!”
  
  “朗诵,朗诵!”经常带头开玩笑的男生立刻喊起来。全班欢呼起来。班主任说:“你站在最后一排吧!小莫,你可以只张嘴不出声吗?”
  
  从那以后,同学们经常背着她讨论什么,易小莫觉得大家一定是在说她那天有多丢脸,她只能一如既往地沉默着。
  
  迎新晚会很快来了,诗歌朗诵很顺利地进行着,到了最后一句,小莫准备继续装腔作势。然而下一刻,她听到了全班的朗诵如同潮水般层叠起伏:“我——我——我们一起——站——站在星光——”浪涛汹涌,奔腾进易小莫心里。
  
  她呆愣着,张着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眼泪却唰地流了下来。
  
  还有最后一个字。她终于从喉咙里发出一个声音,跟上全班的集体朗诵:“——里!”
  
  那个声音尖锐细长,就像清脆的哨子声,在上空萦绕,久久不散……
  
  林冬冬摘自《学生天地》(2017.12)
  
  葱小七 编辑

最新评论

  • 验证码: